而是八根
来源:    发布时间: 2020-08-17 19:45    次浏览   >

当年事 嘉陵江索道原准备建在攀枝花

“这是文物,我们会把嘉陵江索道的每个零件都当作文物保存,保证不会乱扔。”川矿集团嘉陵江索道拆除项目部技术负责人杨经理昨天向重庆晨报记者保证。

索道需要的绳索,并不是一根,而是八根,分别是承重绳、牵引绳、辅助绳、避雷绳,其中辅助绳相当于保险绳,牵引绳让索道前进,承重绳保证索道不掉到江里去,承重绳最重,其他绳子最多只有1.5吨。安装轿厢,比吊这根承重绳轻松得多,轿厢安装好了,索道就通了。

而作为中国第一条跨江索道的嘉陵江索道,最初却不是准备安在重庆的嘉陵江上,而是准备安在攀枝花的嘉陵江上。可攀枝花囿于资金困难,虽然引进了技术,项目却无法上马。

说起来比较简单,做起来就不轻松了,这个事儿需要一个月的时间才能完成。绳子解除前,轿厢是要先抬下来的,轿厢实际上并不是吊在索道上的,拆除了两者之间的联系后,吊车现场将轿厢吊下来,轿厢重2.5吨,打理后就要送博物馆了。

杨经理说,所有的拆除都会很小心,索道的零件一件都不会少,嘉陵江可能有部分时段需要断航。由于拆除索道的不可预知因素是比较多的,要在春节后才能完成拆除工作。

而嘉陵江索道的北塔楼将会被保留下来,虽然缺少了轿厢和索道绳索的塔楼显得有些孤单,但它能够让人记住当年的江北城,能够让人寻找儿时记忆中的回家路。

当年建这座索道只花了378万元,现在拆索道的费用,和当年几乎是一样的,这还不包含拆除沧白路塔楼的钱。

如今保存起来的嘉陵江索道的轿厢、牵引绳和驾驶室,我们今后可在三峡博物馆和长江索道陈列处看到。

“文物这根绳子是不能破坏的,我们那根绳子是可以破坏的,我们那根绳子比较轻,处理起来很简单。”杨经理说。

被两江水阻隔的重庆,一直在和如何过江的问题博弈,早在上世纪50年代就有人向交通部写信,希望在重庆建跨江索道。

嘉陵江索道选址完成后,最大的技术难题,就是如何将沉重的承重绳架到对岸。

架线日,嘉陵江断航,7艘驳船在江面一字排开,承载15吨重的承重绳。一艘拖轮,用一根直径为21.5毫米的拖绳拖着索道钢绳,挨着驳船驶向江北,工人们手脚并用,分担力量,当拖轮到岸时,索道钢绳躺在了驳船上,最后被慢慢拖到了北岸塔楼,由43吨的重锤锚定。

本组文/重庆晨报首席记者 凃源

获知这个消息的重庆市科委、公用局马上派人前往攀枝花,核实了情况,回到重庆就在市政府的牵头下,成立了重庆市索道建设办公室。

“拆这座索道,比当年建这座索道的风险要大。”川矿一位姓吴的项目经理昨天对晨报记者说。

嘉陵江索道2009年12月15日被列为市级文物,市文物局2010年8月20日在沧白路立下文物保护牌,半年后嘉陵江索道停运关门。

嘉陵江索道开拆 后续

拆除后的轿厢将被保存在三峡博物馆。 重庆晨报记者 胡杰 摄

今日情 北塔楼将会被保留下来

这么一座跨江索道,是怎样个拆除方法?技术负责人杨经理讲了个大概。做好前期准备工作之后,从江北方向拴一根更长的绳子在嘉陵江索道的承重绳上,然后在渝中方向搅动绞盘,把承重绳拉到沧白路的塔楼,江面上剩下的,就是川矿的那根替代绳子了。

1982年1月1日,重庆万人空巷体验嘉陵江索道的时候,攀枝花人在羡慕,也在心酸。